琛酱Mint

暑假里没有做一条咸鱼哟,安定小天使٩(•̤̀ᵕ•̤́๑)ᵒᵏ

生日快乐呀,我最好最好的七童,我最好最好的尧尧,好得眼泪都要流出来了,心脏怦怦地跳,嘤嘤嘤!

五月五日随笔

我有过很多阶段,胆小慎微的,肆意妄为的,也有过“老子天下第一屌”的中二时期,但最终还是回到了最最开始的那个矫情的小姑娘。

我小时候有很大的阅读量,远超同龄人的阅读量(可惜现在已极少看书),家里堆满了书,各种书,那些杂书很有意思,虽然对我的课业没有什么帮助,但我读了一本又一本,那么那么多,却找不到共鸣,怎么说呢,就是连一个装逼的机会都没有。读了很多书也就认了很多字,学了很多矫情又妙不可言的句子,我小学就开始脑子发蒙去写小说,写的言情,幼稚可笑到了极点的那种,后来开始更喜欢写些诡谲的故事,主角得从这个乏味的现实世界里跳脱出去,得是异于常人的,不然就太没意思了,我开始喜欢武侠,推理,科幻,我读尽了家里可读的书,那会儿是多么的清闲,不必一天到晚的学习,我可以花大把大把的时间坐在书柜边的地板上去看那些书,那真是最好的日子啊。

然后是叛逆期,过得很……怎么说呢,很暴躁,但我还算个好人,没有瞎混,也没有搞什么校园暴力,我是个好学生,至少在师长看来是的。这时候是中二期,瞧不上以前那么的矫情,性格也变得像个男孩,粗野的那种。

现在我又回到了那个矫情的时期,七八年的积淀让我想矫情的时候可以写点更矫情的东西,我的整个魂灵总是在沸腾,为了那些美的事物,好的事物,美好的事物,我开始喜欢一些曾经的我以为绝不会去喜欢的东西,我成了越来越有包容心的人,曾经的嫉世愤俗没有了,我心甘情愿地徜徉在这个曾经以为乏味的俗世里,这世上其实有那么多美好的事物,能让我的心脏剧烈地跳动,让我几乎神魂颠倒,比如七童。

花家七童。

我看古龙是五六年级的事了,彼时还更喜欢那些嗜酒如命、放荡不羁的浪子,觉得潇洒得很,还不明白七童是多么美好温暖的人,我们都是半身隐在黑暗里,陷在泥沼里的人,只有七童,他活在黑暗里,但他的心里却全是光,我反反复复地和友人念,怎么会有这么好的人呢,好得我心里发涨,好得我都要落泪了,他是神祇一般的人啊,他是太阳啊。他的确是神祇一样的人,他只能活在书里、戏里,活在我摸不到的虚幻里,但不知为何,我又觉得难受又觉得庆幸,他就永远做那纸扇轻摇的浊世佳公子吧,我也继续做书外浊世里的一个庸碌之人,这样也很好呀,他不属于我,也不属于谁。

但若硬是要属于谁,就属于陆小凤吧,这是我唯一能接受的了。